《活色生香》3、4集剧情是什么?《活色生香》3、4集剧情介绍

  • 时间:
  • 浏览:0

  晚清至民国两大香业家族制香人的儿女情长和家国爱恨。炼香大户宁昊天迎亲当天,未婚妻香雪吟与师弟安秋声私奔,丫环素云假扮小姐嫁入宁府,后诞下一对龙凤胎---天生这麼 嗅觉的儿子宁致远和女儿宁佩珊。雪吟产下原来体带异香的女婴,名为安若欢,后阴差阳错为救夫喝下毒药身亡。安秋声误认为文家大夫人间接害死当事人的爱人,故拐走其子文世倾更名安逸尘;被休掉的颂娴深山巧遇迷路的安若欢,决心抚养其长大。几人不约而同地给孩子们使用了“忘忧香”,抹去了朋友过往的记忆。十二年后,魔王岭先后发生数起少女失踪案,逸尘到魔王岭破案,实际是听从秋声的安排去“报仇”,借机整垮文家和宁家。逸尘找到日本同学惠子帮助,岂料惠子父亲太郎不仅要夺得香谱,时需一举吞并魔王岭。安乐颜到宁家打工,与宁致远成为欢喜冤家。

剧情简介

第3集 安秋声回忆蹉跎岁月  

  宁致远偷潜入父亲的书房寻找祖传香谱被发现,宁昊天认为儿子鼻子不灵不适合现在看香谱,还是等到安逸尘把他的鼻子治好再说。宁佩珊告诉哥哥,原来当事人偷听到父亲和管家在商议别人家姑娘的事,兄妹俩认为父亲很可能找续弦非常不满。宁佩珊表示当事人早就偷背下了香谱,还时需说给宁致远听,条件是他不才能把当事人和文世轩的事告诉父亲。宁致远用香谱的秘方给桃树治病,乐颜感谢他帮当事人救桃树。文佩珊在街上被绑走,丫鬟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喜帖和喜银。宁昊天担心女儿被魔王娶亲,安逸尘和宁致远则认为魔王娶亲不必说发生。宁致远分析,原来出事的老婆一定会普通人家,这说明绑架团伙很谨慎,不要 不要 应该是宁府的仇家趁机浑水摸鱼绑走妹妹。宁昊天将与上海香会会长见面,争取万国香会的承办权,就说 不得不被抛弃家并把佩珊的事交给宁致远。安逸尘担心的告诉父亲,当事人原来教唆宁佩珊去找文世轩私奔,就说 不知缘何好像被宁致远看出了破绽。此时的宁佩珊正在文家,文世轩我想要放弃家族责任感和佩珊私奔,保证会和她成亲。宁致远经常 经常 出现在文家,原来他跟踪佩珊的丫鬟找到了这里。宁致远大骂妹妹这麼 脑子青春恋爱物语演这麼 一出戏,宁佩珊告诉他当事人是真的遇到了魔王娶亲的人,昨晚当事人经常 被绑,醒来时发现当事人在轿子里,有有哪些人带着面具,听说当事人是宁家大小姐后,就把当事人扔到了宁家后院。宁佩珊担心朋友家大乱,就悄悄串通丫鬟和文世轩私奔。乐颜去花神庙给安逸尘送鞋,我想要遇到了安秋声,被他不人不鬼的样子吓了一跳。乐颜认出他就说 和宁致远同时吃烤肉的人,安秋声解释道当事人就说 个流浪汉,和宁家大少爷这麼 哪些关系,并告诉她安逸尘搬到了宁府。宁致远要拉妹妹走,文世轩请他帮帮当事人和佩珊,致远斥责他道貌岸然,绝不必把妹妹嫁给他。在佩珊的酸楚哀求下,宁致远终于松口同意她和文世轩的婚事。乐颜和安秋声交谈起来,两人一见如故,安秋声想起十八年前当事人女儿出生那天,新生的女儿和妻子一样含高体香,安秋声为女儿取名若欢希望她一辈子开心。当时文家老爷带着夫人白颂贤来到花神庙,责怪朋友青春恋爱物语敢在花神庙生产。白颂贤很喜欢小若欢,文老爷邀请朋友一家人来文家,聘用安秋声为原来儿子的教书先生。小若欢在文府愉快的成长,不仅身有异香就说 嗅觉灵敏。文老爷意外发现安秋声是个炼香的绝顶高手,这时正赶上宁昊天来文府挑战。安秋声不解宁昊天天赋一般,才拜到了香吟父亲门下,今天缘何会敢挑战文府呢,香吟猜测宁昊天很可能是参破了当事人父亲的香谱。

第4集 文家举办闻香招亲  

  小若欢不小心掉到了香水缸里,结果香水不仅这麼 坏掉反而更清香了。宁昊天研制出了香谱中的“蝶恋花”香震惊四座,文家眼看要输,白颂贤跪下求安秋声相助。一晚上的时间,安秋声也制出了“蝶恋花”,香味更加悠长,宁昊天只好认输。安秋声怕身份暴露,带着妻子和女儿告别文家。安秋声闻出白颂贤身上青春恋爱物语有宁昊天调制的香水味,心中起疑。安秋声一家被抛弃不久,就被宁昊天带人抓了起来,而后就说 安秋声一辈子的噩梦。  宁致远建议文世轩用闻香招亲的办法 ,搞原来比赛胜出者当场下聘,文世轩亲自设计疑问和答案,原来宁佩珊就能名正言顺的嫁入文家了。文老爷认为此举有益于世轩找到原来贤内助,立即同意了。宁昊天与上海香会会长小雅太郎会面,太郎不仅帮助让宁家的产品销往日本,还支持他举办此次的万国相会。太郎叫来女儿小雅惠子,惠子提出想在宁家做学徒,宁昊天以只传自家人为由拒绝。惠子退而求其次,想在魔王岭游历血香,宁昊天承诺会照顾她。安秋声和安逸尘认为有有哪些被绑架的少女,都被宁昊天绑在宁家佛堂里。安逸尘告诉父亲,当事人曾和小雅惠子学过催眠术,想通过催眠术控制宁昊天附过的人。催眠术要配合小雅家族的催眠香,中了催眠术的人会说出详细真话,就说 醒来一定会忘记一切。安秋声说服儿子去请小雅惠子来帮他,并希望他不必说把乐颜牵扯到父子报仇的人生中来。安秋声毕生的愿望就说 要宁昊天和文老爷血债血偿,安逸尘答应当事人调慢就去上海请小雅惠子。安秋声决定破坏文宁两家的联姻,以此加深两家的矛盾。白颂贤原来为给乐颜治病当掉了玉簪子,乐颜想给母亲买原来新的但这麼 钱。宁致远假装老人带着佩珊去报名选亲,乐颜和春苗看多文府的赏金很高,春苗便去报了名,而乐颜则偷偷帮助她答题。安秋声和宁致远都发现了乐颜的天赋,宁致远为帮助妹妹阻止乐颜帮助春苗。春苗和宁佩珊进入了第二轮比赛,宁致远得知乐颜青春恋爱物语能闻出当事人身上味道很是诧异,安秋声则在一旁偷偷观察乐颜。文老爷刚要敲定宁佩珊胜出,安秋声经常 拉着乐颜站出来,表示乐颜也是精于此道的人,希望能现场报名。文老爷本着公平的原则,也请了乐颜上台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