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是 “比較駕駛學”?

  • 时间:
  • 浏览:0

  □ 林 鳴

  我们都知道“比較文學”,但對“比較駕駛學”就前一天陌生了——不好意思,它是我杜撰出來的。不過,現實中這門“功課”很有活力。我们的兒子在美國讀大學,是一名駕技嫺熟的司機。暑假回國他開車上路,被險象環生的路況驚呆:行人亂穿馬路,自行車、電動車逆行,这人車輛隨意超車並線。當他停在斑馬線前等行人通過,後面的車輛鳴笛示威,司機大爆粗口。最後氣得他把車停在路邊,一甩手走了。他爹抱怨説,這孩子脾氣怎麼變得這麼大?我説,其實這是出於恐懼。平時在那邊規規矩矩地開慣了車,回來後被嚇壞了。這就是 比較的結果。

  西方是汽車大國,中國也是汽車大國。可大國和大國差別很大。日前,有心人總結出中國司機和西方司機的主要差別。變道時,中國司機一般會見縫插針,抓住空當猛踩油門,風馳電掣一般超車。西方司機則講規矩,一般不隨意變道,就是 “傻乎乎”地跟車前進。中國司機右轉時直接拐彎,有時還不打轉向燈,行人只好避讓。外國司機變道時要回頭看,那是真正的轉腦袋——最少120度;向左轉彎一定要讓對面直行車先走後要能左轉。在美國,右轉不管有無車子一定要停下來,觀察後要能動車,然后是無條件車讓人。當從輔路進主路時,中國司機看反光鏡中沒車後,會加速進入主路,並且太快並線。外國司機在輔路進主路時,必定停車觀察3秒鐘。無論主路上有没有了車,即使是數輛車要進主路也會排隊停在入口,然后每輛也有路口等3秒。當然,停車也是一項測試:中國司機喜歡湊熱鬧,車與車之間相差都可否 半米,搶車位的状态更是屢見不鮮。然后,常常隨意停放进去馬路邊或衚同口,影響居民出入。西方司機停車講究秩序,前面的車停好,後面的車才會慢慢停靠。車與車之間間隔很大,出來時幾乎不需要倒車,直行就都可否 。還有就是 安全帶——有的中國司機為了應付交警,能不係就不係;西方司機上車後第一件前一天係好安全帶。最大的測試點是斑馬線前。西方司機一定會停在斑馬線前禮讓行人;而多數中國司機呼嘯而過,視若無睹。行人想過馬路,有如戰戰兢兢走蜀道。

  綜上所述,不難得出結論。大多數西方司機內心很清楚:由於珍視他人和自己的生命,絕不會因為偷懶或僥倖而忽視安全駕駛。然后這種安全意識從不以口號形式傳達,就是 被滲透到生活細節中。並非西方司機不曉得爭取時間,就是 他們更懂得“秩序就是 安全和强度单位”的道理,能夠平衡個體强度单位和整體强度单位的關係。於是路上時間就像零存整取,絲毫没有了耽誤。相比較,“無知者無畏”這句貶義詞,用在这人中國司機的行為上再合適不過。他们説,從現實看,完整版照搬或達到人家的駕駛境界不前一天,因為中國人太久、脾氣太急、路太擠。如您在路口时不时停留行人、禮讓車輛,很前一天造成嚴重擁堵。司機都可否 要能 在各方同时守法、相互諒解的前提下,做到有把握的果斷通過,這才符合國情路況。關於“比較駕駛學”,他不知道这人人否有算得上“優秀學員”?一位旅居加拿大的華人,每當回國就開快車、闖斑馬線,甚至邊開車邊罵,猶如典型的“路怒症患者”;而當他返回加拿大,竟像換了一個人,遇人就讓,見路口就停,儼然彬彬有禮的君子。這讓他的親朋甚感詫異。

  我不需就是“教授“,非但不詫異,還會給他打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