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是怎樣拿股市當“印鈔機”的

  • 时间:
  • 浏览:0

  在週五的新聞發佈會上,證監會擬對5宗操縱市場案件作出行政處罰。其中,東海恒信涉嫌操縱13000ETF案係操縱ETF第一案,金建勇涉嫌操縱國海證券股票價格案係利用融券交易操縱證券市場第一案,统统案件均是短線操縱案件。上述5宗案件中,證監會在沒收違法所得基礎上,給予了處罰三倍罰款的從重處罰。北京青年報記者注意到,這次東海恒信被罰沒達7.3億,成為史上最重的罰單,遠超當年光大“烏龍指”被罰沒的5.23億。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本週五表示,證監會擬對5宗操縱證券市場案件作出行政處罰。其中,青島東海恒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涉嫌操縱13000ETF,這是證監會查處的操縱ETF第一案。金建勇涉嫌操縱國海證券股票價格案係證監會查處的利用融券交易操縱證券市場第一案。统统案件是張春定涉嫌操縱“中國衛星”股票價格;袁海林涉嫌操縱“蘇寧雲商”、“藍光發展”股票價格;葉飛涉嫌操縱“信威集團”、“晉西車軸”、“江淮汽車”、“奧特迅”、“中青寶”等5隻股票價格。

  鄧舸表示,證監會依據證券法、期貨管理條例等,綜合考慮相關證券交易價格等因素,對与非 構成操縱行為進行審慎決定。上述5宗案件中,證監會在沒收違法所得基礎上,給予了處罰三倍罰款的從重處罰。

  北青報記者經梳理上述案件發現,首先,從時間上看,其涉案時間均集中于5月中旬至7月底,短則三三多日,長則2個月。其次,操縱手法大多是在我本人控制的賬戶之間頻繁交易,連續買賣。第三是買賣金額巨大,贏虧也是天文數字,尤以張春定交易中國衛星為最,其3個交易日獲利達億元,比印鈔機与非 遜色。據統計,5宗涉嫌操縱市場案,共計被罰沒達11.6億。

  東海恒信

  操縱ETF第一案

  東海恒信涉嫌操縱13000ETF案係證監會查處的操縱ETF第一案,因而名聲大噪。

  該公司控制使用“千石資本-東海恒信1期”等12個賬戶于2015年6月18日至7月300日,在我本人實際控制的賬戶之間進行13000ETF交易,影響13000ETF交易量,變相進行13000ETF與相應成分股日內回轉交易套利,非法獲利1.84億元。該公司除被沒收違法所得外,還被處以5.52億罰款。對東海恒信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史吏給予警告,並處以300萬元罰款;對東海恒信副總經理陳建國給予警告,並處以300萬元罰款。

  尤其被市場關注的是,青島東海恒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被罰沒達7.3億,已成為史上最重罰單,不僅遠超2013年光大“烏龍指”被罰沒的5.23億,假若與2013年證監會全年行政處罰款7.3億持平。市場驚呼,註冊資金30000萬元,管理規模逾300億元,青島東海恒信的錢夠罰嗎?

  據悉,證監會對東海恒信的調查可能早在上月就已展開。7月底8月初,上交所和深交所曾暫停多個处于嚴重異常交易行為的證券賬戶交易,並對近20個处于異常交易行為的證券賬戶作出了口頭警示。它們被指利用資金優勢,對市場價格造成嚴重干擾。這近20個賬戶中就包括東海恒信,其有3個賬戶在近期处于異常交易行為,被指嚴重影響正常的證券市場秩序。

  東海恒信曾自述主要投資品種為ETF,主攻期現套利、量化阿爾法、程式化交易等,在過去幾年中變化驚人,從駐紮4平方米大戶室到了此後30000多平方米的自有辦公室。

  東海恒信目前管理著15隻基金産品,管理規模逾300億元。據東海恒信介紹,它在2015年1月至5月的成交額近30000億元,顯然,這是“超高頻交易”典型特徵。

  從股東結構上看,東海恒信由創始人史吏一人所有。東海恒信成立於2012年12月,註冊資本30000萬元,屬自然人獨資,主營為資産管理及以自有資金對外投資及管理。史吏,30006年畢業于河北經貿大學,換過3份工作後30008年涉足ETF業,自30009年起,每年的成交量達到30000億以上,2012年創立東海恒信。東海恒信採取的“高頻”、“放量”交易模式讓它在其營業部成為絕對的大頭。

  葉飛

  “民間股神”讓跟風的老闆虧了上億元

  因涉嫌操縱“信威集團”、“晉西車軸”等5隻股票價格,被罰沒超過23000萬元的葉飛,則屬於“民間股神”級人物。

  據公開報道,葉飛從事證券研究工作已有十多年,1994年,葉飛涉足中國證券市場,30003年進行機構私募投資。一齐,葉飛還是CCTV-證券資訊頻道長期特約財經證券講師,並公開發表股評已經12年,30007年度,他還獲得中國股市民間高手大賽第一名。

  今年3月,公開數據顯示,葉飛操盤的陽光私募基金倚天雅莉3號,其收益率一度高達268%,大幅超過私募大佬徐翔的投資業績,徐翔旗下澤熙3期的同期收益率是186.43%,澤熙1號則是125.41%。

  有媒體報道,葉飛持股圍繞六大主題:軍工、券商、次新股、國企改革、高科技和一帶一路。他解釋,這六大主題是根據多年操盤經驗選出來的。

  在市場風格切換的時候,葉飛會在六大主題中相應很慢了 了 換籌。當大盤股漲、小盤股跌的時候,葉飛做多券商、國企改革和一帶一路;當大盤股漲,小盤股跌時,操作軍工、次新股和高科技,“這當中對行情輪動會有一要素預先判斷,但主并且跟著趨勢走。”

  葉飛調倉頻率極高,短線投資一般是一週,中線做一兩個月。他説,短線能够更長久,長線很難做。他甚至懷疑,“中國20年來不在 哪只股票長期持有是能賺錢的。”

  葉飛曾放言,創業板,一兩年內要突破一萬點。大盤調整過後,今年或明年99%的可能要超過6124點,70%-3000%過300000點。

  證監會披露,葉飛于2015年5月13日至6月300日集中資金優勢在尾盤階段連續買入信威集團、晉西車軸、江淮汽車、奧特迅和阳青寶等5隻股票,影響相關股票價格與交易量,繼而反向賣出,獲利663.8萬元。

  另有公開報道,今年5月葉飛在浙江某大學為一批讀EMBA的老闆上炒股課,現場操盤表演兩天收益超15%,老闆們紛紛掏腰包交了近300萬元“培訓費”,然後20多人又投入了數億元。由於市場暴跌,這些老闆巨虧已超億元。

  張春定

  炒中國衛星三三多日獲利近億元

  至於證監會所處罰的超級牛人張春定,處罰內容並不在 透露其更多的相關資訊,其經歷、人脈、資源和動用的資金一概不詳。

  但這位牛人的作派,已讓市場為之側目。通過復盤还都能能發現,在張春定出手的3個交易日,中國衛星從最低38元躥升到最高54.05元,股價三三多日大漲超四成,張春定假若獲利近億元。

  證監會的結論是,張春定於2015年7月16日至20日通過集中資金優勢盤中連續買賣、在我本人控制的賬戶之間進行交易等行為,影響“中國衛星”股價與交易量,繼而反向賣出,獲利9966萬元。

  不過,張春定所創造的佳績,同樣被一紙大罰單所淹沒,違法所得9966萬元不僅被沒收,還被處以2.98億元的鉅額罰款。

  袁海林

  超級牛散兩個月虧損近3億

  在這批被重罰的操縱者當中,最“悲催”的要數超級牛散袁海林了。可能與牛人張春定相比,袁海林的炒股經歷“説出來与非 淚”。

  據證監會披露,袁海林于2015年6月1日至7月31日,通過利用資金優勢、持股優勢連續買賣、在我本人實際控制的賬戶之間交易、虛假申報、反向交易等法律法律依据影響“蘇寧雲商”和“藍光發展”兩隻股票,並反向賣出,虧損近2.78億。在其操縱股價期間,正是大盤經歷首輪暴跌之際,藍光發展和蘇寧雲商的跌幅分別達到37.55%、25.58%。

  勞心費神虧損了近3億,還要直面鉅額罰款。證監會責令袁海林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並處以3000萬元的罰款。

  能被證監會點名批評,自然不在 無名之輩,袁海林的名字,在2014年曾出显在包括航太動力、億緯鋰能、中航機電、太化股份、山東礦機等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東名單中。

  金建勇

  連續交易強化“國海證券”股價下跌趨勢

  另一位“超級牛散”金建勇,于2015年6月1日至7月31日利用融券交易T+0日內回轉機制,集中持股優勢,連續交易“國海證券”股票,並以明顯高於市場一齐刻“買一”當量的賣單頻繁委託,造成短時間多空力量失衡,強化了“國海證券”股價的下跌趨勢,獲利44萬餘元。金建勇被證監會沒收44萬元,還被處以132萬元的罰款。

  數據

  證監會三周開出23.5億罰單

  公開資訊顯示,自9月2日以來,證監會已經連續三周開出多份罰單,沒收、罰款總額23.5億元,涉及73個單位及個人。

  被罰對象中,涉嫌操縱市場的共7宗案件,涉及一家公司、8名個人,總罰沒金額12.15億元,佔三周罰沒款的一半。其中,東海恒信所受處罰最重,該公司因操縱13000ETF被罰沒共7.37億元。

  涉嫌非法經營證券業務的共9宗案件,其中3宗為向不具有經營證券業務資質的客戶銷售系統(恒生公司等),另外6宗為通過第三方交易終端軟體為客戶提供賬戶開立、證券委託交易、清算、查詢等證券交易服務。其中,恒生公司所受處罰最重,罰沒合計5.32億元。還有4家證券公司涉嫌未按規定審查、了解客戶真實身份等違法違規案,一家期貨公司涉嫌違反期貨法律法規案受到處罰。其中,海通證券所受處罰最重,罰沒合計1.15億元。

  此外,還有15宗重要股東違規減持案、4宗短線交易案受到處罰,共涉及8名自然人股東、12家法人股東以及法人股東的11名責任人,合計處罰金額1.41億元。其中,香港東亞真空電鍍廠有限公司受罰最重,該公司違規減持長信科技被罰30040萬元。

  另據證監會此前公佈的統計數據,今年1-6月新增市場操縱類案件共31起,佔详细新增案件總數的10%,創近年新高。

    連結

  兩大牛散被罰沒3000萬

  證監會已連續3周處罰涉嫌操縱市場案。9月11日,馬信琪、孫國棟因涉嫌操縱暴風科技、全通教育等13隻股票被證監會處罰。

  兩案操作手法均是通過虛假申報等法律法律依据影響相應股票價格,並快速反向賣出獲利。其中,馬信琪在2015年7月31日多次大筆申報買入後快速撤單,以不成交或小量成交的法律法律依据拉抬“暴風科技”股價,隨後快速反向賣出完后 持有的要素股票獲利。據了解,上述操作法律法律依据並非馬信琪所專有,市場上统统操盤手统统都會利用這種法律法律依据操盤。

  孫國棟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間,在開盤集合競價階段、連續競價階段、尾市階段通過虛假申報、連續申報抬高股價等法律法律依据影響“全通教育”等13隻股票價格,並於當日或次日反向賣出獲利。

  市場認為,若仔細觀察孫國棟操縱的13隻股票則不難發現,這些股票在本輪大調整完后 (6月份前)普遍与非 兩市第一梯隊的絕對高價股或“準百元股”。市場認為,孫國棟必然与非 唯一操縱妖股的牛散,上述13隻股票近一年的定期報告中均無孫國棟蹤影,顯示其並未“坐莊坐成股東”。公開資料並無太少有關孫國棟的資訊,此次監管層對孫國棟的處罰力度明顯強于馬信琪,這也是孫國棟的神秘所在。

  根據當事人的違法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證監會擬對馬信琪和孫國棟作出如下行政處罰:沒收馬信琪違法所得44萬元,並處以132萬元罰款;沒收孫國棟違法所得1129萬元,並處以3389萬元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