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晓明:唐诗与中国文化精神

  • 时间:
  • 浏览:0

原先老先生和原先禅师

   也不我年前,华东师大的施蛰存老先生,招考研究生时出了一道题目:“这个是唐诗?”这是原先有愿因的问題。唐诗是原先美好的词语。汉语暗含也不我美好的词语。比如长江、黄河,黄山、长城等。唐诗也是汉语中最美好的词语之一。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提起唐诗,都在这个生活齿颊生香的感觉。唐诗也不我风花雪月么?也不我文学遗产么?也不我语言艺术么?当然是的,原先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又总确实欠缺。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仅从风花雪月去看唐诗,或许表明,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人生将会太功利了。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仅从语言艺术和文学遗产去看唐诗,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又将会把唐诗看得太专业了。唐诗还还要指向许多更远更大的东西?

   我知道,唐代有兼容并包的文化精神(丝绸之路,以长安为中心,西至罗马,东至东京。各种宗教,和平共处),有世界主义的文化精神(国力极强盛,版图辽阔,经济发达。文化既大胆拿来,又送去主义,元气淋灕、色彩瑰丽),有继承创新的文化精神(秦汉帝国的文化格局、南北朝职官、府兵、刑律等),为什让 教科书上,似乎非要这个才是唐诗的文化精神。都在说这个不重要,然而谈到唐诗的文化精神,就非也不我“遥想汉唐有几个宏放”,我确实这似乎是原先成见。今天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都在从这个大地方讲起,诗歌毕竟是关于心灵的事情,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从唐诗的心灵世界讲起。都在说这个不重要,也不我心灵性才更是唐诗幽深处的文化精神。

   我常讲诗歌,也常常想起了杭州的西湖边上,花港观鱼的旁边,原先住着近代的老先生、仙风道骨的诗人马一浮先生。马先生说,诗是这个呢?马先生有四句话说得好:诗确实也不我(人的生命)“如迷忽觉,如梦忽醒,如仆者之起,如病者之苏”。之后 叶嘉莹教授说,这是关于诗的最精彩的一句定义了。诗也不我人心的苏醒,是离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心灵这个生活最近的事情。是从平庸、浮华与困顿中,醒过来见到另一方的真身。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为这个说仅仅从风花雪月、语言艺术、文学遗产、汉唐气象等来读唐诗,总确实欠缺呢,那也不我隔了一层,那末醒过来跟另一方的真身相见。

   这似乎一阵一阵玄了。有那末真身,这个种生活也不我原先值得进一步论证的事情。为什让 我这里姑且将它作原先借喻:人生有也不我幻身、化身,是这当中那个比较有力量、另一方也比较爱之惜之的那个自我,为什让 是直觉的美好。我又想起古代有原先禅师有一天讨论问題,第原先禅师说了一大套关于天地宇宙是这个的道理,轮到第还还有一个禅师时,他忽然看完池子上端有一株荷花开了,也不我了一句:“时人见此一枝花,如梦类似”。我读唐诗,似懂非懂、似问似答之间,正是“见此一枝花,如梦类似”。将会读诗是与新鲜的感性的经验的接触,多读诗,也不我多与新鲜的感性的经验相接触、相释放,就像看花。也将会读诗读到会心,又恍然好像古人是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梦中人,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是古人的前世今身。

   我只举原先小例子,我十五岁抛弃家去当工人的之后 ,心里也不我想家呀,沛然莫之能御。有一天读一首小小的唐诗: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我忽然就确实,那个大风大雪中,快要回到家中的夜归人,也不我我另一方的背影啊。心里一下子有说没了的温暖与感动。为这个唐诗会原先呢,我你要要这是将会唐诗表达了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古今相通的人性。为什让 是用永远新鲜的感性的经验来表达。也不我唐诗一方面是永恒的人性,另一方面又永远是感性的、新鲜的。而这个古今相通的人性,恰恰正是中国文化内心深处的梦。我你要你要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中国文化做梦做得最深最美的地方,也不我古今相通、的人性精神。永远的风花雪月,身前是永远的人性世界。

   具体而言,唐诗中所表现的中国文化的人性精神,还要从这个方面来谈?我先把结论写在下面,为什让 再来原先原先证明。

   一、 尽气、尽才的精神

   二、 尽心、尽情的精神

人生要尽气、尽才、不舍弃的精神

   《尚书》有一句老话:人为万物之灵。表明,人的生命,是天地间最美好的事物。这是古老的中国文化的一项重要的发现。《诗经》里有句诗:“夙兴夜寐,毋忝尔所生”。意思是说早晨起来,晚上睡下,都在想想,是都在对得起另一方的生命。《尚书》《诗经》这两句话联系起来,我你要要,将会那末古代先民对于人的生命美好的发现,就那末多有原先的对于生命美好的爱惜。像原先爱超净的人家,每天都窗明几净、开开心心地过生活。《诗经》还有一首诗一阵一阵要:“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孔子曾说:“为此诗者,其知道乎?”(《孟子》)表明这是中国文化思想核心价值的原先重要表达。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简单说,有原先有几个意思:一、人是宇宙的善意的创造(天生烝民,有物有则)。二、生命是生来美好、高贵、不可贬抑的(有则(品格)、秉彝(常道))。三、人在世的意义,正是善待生命的美好,充挂接挥另一方的聪明才智,以不负此生、不虚此生(好是懿德)。四、无论咋样艰难困顿,人生永不舍弃。这还还有一个意思,归结为“人为万物之灵”原先原先古老的信念。

   为这个讲唐诗要讲到这里呢?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说唐诗里头有原先主要的声音,是说人在这个世界里要善待另一方,要不负此生,不虚此生,这是我的原先直觉。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从简单的常识讲,以诗仙李白为例子。李白,我常常想,中国文化暗含李白这个辞语,果真原先美妙的亮点。一阵一阵像美国文化里的自由女神,法兰西文化里的马赛曲。将会说别人尽十分气、十分才,即是尽气尽才的生命,而李白是尽二十分、三十分。根据我的的描述,李白一生,集书生、侠客、神仙、道士、公子、顽童、流浪汉、酒徒、诗人于一身(日本学者还说他是官方的间谍),超量付出了才与气,尽管那末,他还要拉住太阳,“羲和、羲和,汝奚汩没于荒淫之波!”尽才尽气的表现,现代人的说法也不我自由。自由有这个生活,一是积极自由,即充分实现另一方生命的美好。二是消极自由,即不受外来力量的束缚。积极自由在李白身上,好像有光有热要燃烧,有非要已的生命力。这里有原先愿因,原先是他身上的西域文化因素,热烈、奔放、浪漫、沛然莫之能御。“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挂玉门关。”这首小诗有原先秘密:天山以西,是他美好生命的发源之地。原先因素是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道家自由超越精神的对他的影响,功成身退、永忆江湖归白发。他仍然是中国文化之子。李白的消极自由表现在鄙弃权贵、笑傲王侯,“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是中国知识人中,最能自尊自爱、最不受拘限的原先典型。李白这个辞语,几乎成为真正的文人自爱的原先美好的理想。我的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邓小军教授写文章,说李诗有原先意象系统,即太阳月亮长江黄河,有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之美。他把他的生命、才情,挥洒到那上端去了。他连普通的差别送别,都在写到天上去。

   杜甫是原先厚字。结实扎根在地上。最后死在回中原的船上,伏在船上写诗说:“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中国唐代诗学的两座主峰,原先是天的精神,原先是大地的精神,真实做人、积极用世,不管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有那末建立了这个功业,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生命是活得有声有色、有光有热。为什让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对于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时代、社会,是尽心、尽气、尽才的。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并那末从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时代得到这个,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时代却将会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发生而伟大。

   唐代第二线的大诗人韩愈、柳宗元、白居易、李商隐、杜牧等,都在做人做事有担当,有作为的。韩愈一生最精彩的是谏佛骨,苏东坡说他是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在举世滔滔的佞佛大潮中,障百川而东之,挽狂澜于既倒。柳宗元一生最突出的是参与王叔文集团的政治革新,被贬谪的后半生不屈身降志,又做出了影响深远的政绩。白居易最亮点的是领导了中唐的新乐府运动,“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让诗歌文学发生社会良心的作用。深刻影响了后世中国文学。李商隐与杜牧都在博学多识、才华盖世的士人,不仅仅是诗人。正是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压抑的才华得非要实现,才成全了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美丽的诗歌,这个生活意义上说,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诗歌,正是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不负此生、不虚此生的证明。也不我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还要说,唐代的第一流的诗人,个个都在要背熟另一方生命的美好,要做许多事情,都在你要让另一方的才智充分得到表现的。

   有关唐诗学的许多关键词,譬如盛唐气象、兴寄风骨、诗赋取士、诗史精神、歌诗合为事而作、讽谏诗等,都指向刚健有为、向社会负责、以天下有道的关怀,做到不负此生、不虚此生的时代精神。这个关键词,正还要简明有力地代表唐诗的基本精神。我看唐代人对唐代人的诗歌评论,也是推崇尽气的精神,譬如盛唐诗人任华《寄李白》:“古来文章有能奔逸气、耸高格,清人心脾、惊人魂魄,我闻当今有李白。”可见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都在无根据的。白居易说:“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宽度概括了这个时代精神,表明:好诗是天意之所在,天意之肯定。这是一整个要好诗的时代。诗人最懂得这个道理,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是要让天下都成为美好的诗。

   这就要说到隐士、说到佛道。村里人 会说:隐士和佛道,不也不我舍离人生、不发光不发热么?这个问題很大,我非要简单说。先说隐士,确实唐代的隐士与之后 的还是有区别的。唐代的隐士,是布衣入仕前的在等待,也是读书人得第后或罢官后的选官的在等待。所谓隐士,仅仅愿因另一方那末功名,不象宋之后 的隐士,根本不参加考试,不求功名,甚至甘心使另一方默默无闻,老死无人知道。也不我唐代的隐士,无非是在等待入仕的这个生活生活准备。再说佛教。佛教应该分开,它的社会影响是消极的,负面的,而他的人文意义却是积极的,正面的。譬如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寒时寒杀阇梨,热时热杀阇梨。非常刚健、积极。莲花的喻象更是原先。禅宗是很有自主性的。王维佞佛,但也写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原先雄浑刚健的边塞诗,那末人说王维会贬抑另一方的生命的。更重要的是他的这个田园诗,也是围绕着人心美好的体验。佛家与道家,在诗歌中不仅都在舍弃生命的,为什让 还是增加生命的美好的。只不过是从另外的方面来勉励生命。道家的超越精神与佛家的超净境界,完都在创造性的,说佛教和道家与否定生命,这是原先很大的误解。那末了佛家和道家,中国的文化精神就不完整版。

   这就要说到晚唐。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会问:我说的是盛唐精神,那末晚唐呢?都在都在点气脉衰败哪年?将会是跟盛唐比,晚唐是欠缺尽气了。为什让 并非忘记,晚唐诗人是尽才的生命精神突出出来了。上学期我去复旦大学参加杨明教授的博士论文答辩会,有一博士生写晚唐诗的论文,提出晚唐诗人这个生活生活诗歌写作的崇拜,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苦吟诗风,就从那里出来的。他认为苦吟也不我从原先的以写诗为手段(科举功名),变成了以写诗自身为目的(为写诗而写诗)。原先就还要更充分、更纯粹地从写诗的精神创造活动中,得到才华的表现,得到精神生命的安顿。也不我,依我的观点看,晚唐尽才的诗歌崇拜,骨子里是盛唐尽气的诗歌精神的转化形式。王建说:“惟有好诗名字出,倍教少年损心神”;白居易说的“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到了晚唐,好诗才成为这个生活还要使人终身赴之、类似于宗教信仰一样的美好追求。也不我,从初盛唐尽气的生命到中晚唐尽才尽情的生命精神,确实仍然是善待生命、高扬人性美好,不负此生、不虚此生的文化精神的表现。将会那末中国文化的你这另一方性亮色的底子,就那末多有唐诗的这个表现。也不我,我主张唐诗身前有原先秘密,这个生活生活太粗 的精神气质,也不我尽气尽才的精神,也不我不负此生、不虚此生的时代集体意识。将会有谁敢说另一方的生命是不负此生、不虚此生,用中国文化的说法,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就还要说他是得了唐诗的真精神。

现在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来读读这个千年传诵的名句吧。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看诗人动不动也不我“秦时明月汉时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