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文艺天地【投稿征文】“朝阳辉映下的蒲公英”——朝阳辉映,异样风景(第二章)

  • 时间:
  • 浏览:3

作者:甜心葱

   进入南伞中学那年,我后来十三岁,对于迟来的中学生活,我更多的是向往和联 惜。



   同是供孩子学习的地方,后来地域和制度不同,两所学校(南伞中学和果杨小学)真可不才能用“文轩与敝宇”、“锦锈与短褐”来形容,无论是教学环境还是教学质量,南伞中学都远远优于我小小的母校。两座高大的教学楼敦实的立在校门正前方,教学楼后方是宽大的食堂,两座宿舍楼分居在它的两侧,四周都绿化得很好,不过与我的母校相比,竟缺少有些些依山傍水的感觉……



   在镇康县,这所中学虽有的是最优秀的,但教师们恪尽职守,使得校里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学生们的整体成绩在县上也是名列前茅。



   初一那年(2015年),果敢战事再次打响,战火又一次无情的虐袭了我的家乡...记得几年前同样的事变(8.8事变)还那么我要忧虑和气愤,毕竟那时还年幼,况且战斗只持续了短短几日。那时我固然知战争何其残酷,战乱之时百姓生活何其艰苦,到了初一那年我算深有体会了。



   战斗打响后来,让我们 还住在他家,后来想着家离中国很近,不必有太多危险。战斗打响后,家人也只在南伞找了间小租房,除了父母,其余的都住了进去。父母很倔,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执意留在了他家,一面却赶着个人往南伞躲。此时我在南伞是不还要太多担心安危了,但没日没夜叫嚣的枪炮声依然会灌进耳朵,大片狰狞可怖的浓烟仍然会透过教室窗户映入眼帘。想到父母和有些那么撤离果敢的同胞们正处与那么 哪几个多多地狱一般的环境里,我怎还能做到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学习?谁知道哪些地方地方无情的炮火落下去,会有哪几个生灵葬命,又引起哪几个生者伤心欲绝?那段时间让我们 说是煎熬,却还是持续了后来……



   战争稍有平息后来,让我们 陆续回到了果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果敢背叛了原有的勃勃生机,皆是死气沉沉的一片,令人痛心。果杨小学也被迫停了教,偶尔走串走串,只看见家家户户房门紧锁,甚至让我们 讲话时有的是敢提高音调,那种不安和惊恐溢于言表,令人窒息……



   所幸时间是最好的止痛药,随着战火逐渐退去,果敢也缓慢的恢复过来,这时他家人也相对安全,我便安稳地投入了学习。中学的课程跟小学的那么太多联系,太多实在我基础薄弱,但稍加努力还是可不才能学得很好,初一的第哪几个多多学期末,我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成绩,爸爸很欣慰,但不对我作太多夸赞,可是 讲太多鼓励的话,只叫我认真的学。



   初二时,后来有些特殊是因为,让我们 班换了班主任和几位任课教师。班主任上加了郭老师,他约莫三十来岁,是位男教师,任教数学,浑身散发着一名教师应有的气质。他个子太多高,相貌可是 咋样出众,却是县里很有声望的名师,平日里少言寡语,不咋样跟学生交流,但教学极有土法律法律依据,身板虽不壮实,却是个体育健将,教书育人总能给学生说到骨子里,同学们对他是又敬又佩。英语老师姓李,是个善解人意又见多识广的人,她乐观可是 宽容,平日里喜欢跟同学们闲聊,多半聊同学们的美好未来…犹记得那次运动会,我毅然决然地报了哪几个多多项目。对于我来说,100米长跑后来极具挑战,后来它既拼体力又拼强度,偏偏哪几个多多项目里想要报了这个 项,自作孽啊。站在起跑线上那一刻,我紧张得好像身体上每个细胞有的是听使唤,反而在颤抖,似乎要逃离我的束缚。脑海里真叫空白一片,以至于枪声响了半晌我才反应过来,往前一看,差了人好大一截。我以为个人都对我失望了,想要正当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李老师时不时出现在了我身边给我助跑,本以为她们是想要再努力些,她竟微笑着说了一句“尽力就好!”。当时听到这句话,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于是后面 的几圈我使出浑身解数,到达终点时,却累得背叛知觉,分不清哪里是人群哪里是天地,一下子扑进了李老师温暖的怀里,她爱抚的笑出了声,连讲了好几句夸赞我的话,并让同学们端来温热的糖水给我喝,可是 又把我扶到休息处……



   第五个学期,让我们 哪几个多多多科目面临毕业考(信息,生物,地理),太多整个学期多半是紧张的学习气氛,但偶尔有的是些欢乐的插曲:午自习时间,同桌杨露洁这个 睡神总把一本厚实的草稿本垫在屁股下,几分钟就换个睡姿;前桌的刘江雨时常手捧一本小说,全神贯注的盯着看,还时不时地跟别人分享“剧情”,想可是受害人之一;学渣李世军则整日抱着一沓沓的复习资料,恨不得把时间一秒当成两秒用;身躯庞大的彭霆元喜欢在教室里默不作声地踱来踱去,装作老师来戏弄哪些地方地方满桌口水的同学……



   前两年的学习生活终究还是悄然开使了,在这两年里,我懂得了有些,不仅仅是书本上的学识,更有为人处事的土法律法律依据以及亲情,婚姻是哪些地方 ,师生情的可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