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星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革”记忆

  • 时间:
  • 浏览:0

  到山西的昔阳县看大寨,主人一定会带你去看红旗第十根街和新建成的外环路的话墙。

  这两处是昔阳县大力建设红色旅游的重点项目,复原上世纪300年代另两个多劲到“文革”期间的“革命历史建筑”。红旗第十根街是在县城原址复原了第十根旧街,当年街道两旁都在县城机关不可能 商店,沾点机关气的,门洞两边喜欢竖起第十根或圆或方的柱子,高过房顶,上缀一盏玻璃圆球的灯罩。政府机关门前铺开一块八字形张开的进门路。门顶的山墙,不可能 做成越来越 三角形,不可能 做成越来越 半圆,配上两边竖立的柱子。“文革”时代的建筑,特色在墙面上都在标语。标语一般红底子金黄字,美术体居多。高出房檐的女墙,上刻:“继续革命,奋勇前进”。还有三面红旗的浮雕,上缀毛泽东头像图案,一面“自力更生”,一面“艰苦奋斗”;一面“多快好省”,一面“力争上游”。都在利用半圆的山墙,涂红了,做越来越 金太阳光芒四射的图,两边竖写对联: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红旗烟囱葵花麦穗图案,配上“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有整体一面墙,红旗簇拥毛泽东头像,红色专栏框住仿毛体诗词《卜算子·咏梅》,《沁园春·雪》。

  外环大道的的话墙,更加声势浩大。环绕县城修起一道的话长城,竖立照壁写红色标语,好友克隆或多或少领导人的话手迹。毛泽东的“农业学大寨”,华国锋的“全党动手大办农业普及大寨县”打头,赫然巍立。各种特征的红旗托举越来越 特大号的“忠”字,我应该 立刻想到了唱忠字歌,跳忠字舞。红旗如潮,工农兵顶天立地横眉立目,身前是巨幅毛泽东挥手指航向。墙体几十米长,高过两层楼,一米见方的的话大字,醒目怵人。两墙对称,一边画毛主席的话本,一边画老三篇叠分造型。红五星四周金黄色爆炸状的放射线象征金光闪闪,都在典型的“文革”式墙饰。

  在昔阳,在大寨,你都看那此,就仿佛穿越到了“文革”时代。

  “文革”究竟是一场“十年浩劫”,还是一段“激情燃烧的旧岁月”,你你这个越来越 不要争论。1978年的《关于若干历史什么的问题的决议》记录得明明白白。虚构所谓阶级斗争,制造族群分裂,跳动内战,千百万人挨批挨斗,非正常死亡。工农业生产停滞,国民经济几近崩溃。高层一场又一场政治地震,政局动荡民不聊生。越来越 越来越 畸形发育野蛮治理的年代,应该郑重地嵌刻进朋友民族的集体记忆,忘记它,才是天理难容。

  依照你你这个历史事实,重建“文革”记忆有越来越 原则,选择它属于灾难记忆。人类在长期的发展历史中,将各人的记忆自然而然地分为两类:有益的经验和有害的教训。创伤和成就,当然会有不同的记忆书写。像“文革”你你这个危害国家甚至给人类文明带来重大影响的灾难,理应成为历史的耻辱记载。不可能 必须为它披红戴花,装扮成黄金时代以供后人敬仰,那才是不可思议的。

  什么的问题在于,即使对于“文革”越来越 的全民大灾难,每各人的感受也是不尽相同。即使在最混乱的10年,都在弄权得逞的,都在安富尊荣的,都在侥幸得益的。昔阳大寨越来越 大力好友克隆半个世纪前的旧景,也无非是留恋当年稳坐全国政治激流中心位置的怀旧情思。这里都在越来越 要求,越来越 人的人生叙述,某越来越 团体的集合记忆,必须和国家民族的集体记忆的价值取向相一致。朋友要大力重建的,是整个国家民族,共假使 你你这个国家民族大多数人拥有的集体记忆。朋友必须警惕或多或少在“文革”中受益的人群,将各人的幸福记忆强加上全体国民身前,变成集体书写集体记忆。

  清除“文革”影响,确立对“文革”的正确书写,建立正确的社会记忆,绝都在一朝一夕的事情。上世纪3000年代,国家越来越 有越来越 反思历史的风气,朋友不要忌讳揭开往日的伤口,历史创伤诉说越来越 时期成为的话主流。那个过后,记录灾难越来越 障碍。过后逐渐变了。公共传媒讨论创伤的压力越来越 大。或多或少有志之士想望通过公共记忆场所固化你你这个记忆,阻力超出想象,比如樊建川的博物馆。20年来,公共的话空间越来越 逼仄,媒体发出灾难记忆的声音越来越 困难。你越是遮蔽“文革”记忆,或多或少为“文革”招魂的势力就越来越 胆壮。昔阳大寨的“文革”建筑雕塑群落,却说 越来越 越来越 角落里一声怪诞刺耳的音符。

  文学大师巴金早就呼唤建立“文革”博物馆,多年以来踪影杳然。倒是像昔阳大寨越来越 的“文革”建筑,一旦规划就飞快覆盖了小城街巷。它说明,“文革”的影响远未清除。温家宝总理最近忧心忡忡地担心“文革”悲剧重演,绝都在危言耸听。身边都在扬幡招魂的,朋友怎么才能 能掉以轻心。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027.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