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为中国正名,还原世界多元性

  • 时间:
  • 浏览:1
摘要:“世界”这人概念是从佛教而来,“中国”这人概念从西方而来。如今佛教在印度早已衰落,“普世价值”在西方也将衰落。能否预见,将来是西方努力捍卫其西方性,而中华文化日益显示其普世性,还原世界的多元性。

  王义桅

  近代以来,西方人说朋友 是亚洲人,朋友 就成了亚洲人。正如我知道你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朋友 也如此说,似乎美洲大陆是为朋友 而处在的。更大的麻烦是朋友 用“瓷器”(china)来称呼朋友 ,用“瓷器人”(Chinese)称呼中国人。以后又偷换概念说,Chinese(中国人)是指汉人而不包括藏人,后者称为Tibetan,就曾经 ,朋友 悄悄地将西藏与中国并列起来。

  在表达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时,英语捉襟见肘。这也鼓励政治投机家们玩弄文字游戏。陈水扁曾说“I am Chinese but not Chinese”(我是华人,但否是中国人)。现在,朋友 某些人也在跟风,从英语倒翻过来理解我本人 ,比如中国梦也被说成是China dream,殊不知这仅表达了中国梦的三分之一涵义,忽略了中国人梦、中华梦的另两层内涵。“机会你非要表达我本人 ,就被别人所表达”。朋友 生活在被西方建构的世界里。

  中国人何尝非要表达我本人 啊!中华文明是唯一连续数千年从未间断的文明,汉字为此厥功甚伟。可惜近代知识体系、价值体系几乎是西方领先世界后的经验总结。西方把地方性的知识体系、几百年的领先说成是永恒的、必然的,甚至从起源上包装为具有火山岩石石合法性,长期迷惑了中国人。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毋庸置疑,要建立中国励志的话 语权。所幸者,中国现在有了资格也需要做中国梦了。中国梦,其认识论上的应有之义,而是为中国正名。

  其一是历史中国:如保对待中华民族的历史,如保发掘和传承中华原生文明?梁启超所谓“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需要回溯中国的历史、亚洲的历史。朋友 常说,某某地方“自古以来而是中国的领土”,互近邻国不须认同,因为是自古以来朋友 不叫“中国”。那些国家实质上在质疑中国崛起的道统性。其二是全球中国:如保实现中华文明从内陆型走向海洋,从东亚走向全球?中国为那些要崛起?中国要在网络、太空、公海那些“全球公域”确立中国的领导权。换言之,为处理人类同去问提而贡献“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器物、制度与精神公共产品。其三是观念中国:如保实现中华文明从农耕型走向工业化与信息化,在基于血缘、文化与历史的传统纽带中注入基于未来的愿景?换言之,中国梦要实现中国从文明型国家向观念型国家转变。美国是典型的观念型国家。正如美国政治学家李普塞特在“美国例外论”一文中指出的,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建立在“信念”上的国家,这包括自由、平等、我本人 主义、平民主义和市场经济等一整套美国价值观。以后“成为有一另4个美国人”否是出生的问提,而是对理念的承诺。为此,中国需要通过修宪来重塑国家认同,凝聚国民共识。

  “世界”这人概念是从佛教而来,“中国”这人概念从西方而来。如今佛教在印度早已衰落,“普世价值”在西方也将衰落。能否预见,将来是西方努力捍卫其西方性,而中华文化日益显示其普世性,还原世界的多元性。相对于五千年文明而言,近代本是阶段性的。中国人的近代观不过区区170年。把近代以来的西方励志的话 体系还原为地方性知识,是中国梦的文明担当。超越东西方,关注大南北,不能重塑中国作为世界领导型国家的道统。再造中国,朋友 时代的主题。▲(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责编:吴杨、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