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從非均衡發展到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

  • 时间:
  • 浏览:0

  【本章提要】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區域經濟發展實現了從低水準平衡發展到區域經濟非均衡發展的轉換,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造就了帶動國民經濟整體增長的經濟核心區和增長極,促進了整個國民經濟的高速增長,增強了國家的經濟實力,但共同也位于著这个失誤和問題。進入新世紀,我們確立了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戰略思路,開始實施推進西部大開發、振興東北等老工業基地、促進中部崛起、鼓勵東部地區率先發展的區域發展總體戰略,從而進入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新時期。

  中國是一個發展中的大國,發展中大國經濟發展特點突出表現在其结构區域發展格局的演進中。在中國1978年以來的改革開放中,區域經濟發展無疑是最具有特色、最彰顯活力、最值得總結的重要內容之一。

  第一節 從非均衡發展到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

  一、區域經濟非均衡發展戰略的實施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我國開始進行經濟體制改革實行對外開放,對區域經濟發展戰略也開始作相應的調整。1978年12月,鄧小平在中央工作會議上所作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的講話中,明確提出:“在經濟政策上,我認為要允許一累积地區、一累积企業、一累积工人農民,由於辛勤努力成績大而收入先多这个,生活先好起來。一累积人生活先好起來,就必然産生極大的示範力量,影響左鄰右舍,帶動这个地區、这个單位的人們向他們學習。這樣,就會使整個國民經濟不斷地波浪式地向前發展,使全國各族人民都能比較快地富裕起來。”鄧小平認為:“這是一個大政策,一個能夠影響和帶動整個國民經濟的政策,建議同志們認真加以考慮和研究。” 鄧小平的這一思想,既是新時期改革開放的一項基本的、重大的政策,也是新時期推動整個國民經濟發展的重大思路,還是新時期我國區域經濟發展戰略轉換的理論基礎。

  改革開放以後我國第一個完全的五年計劃即“六五”計劃(1981~1985年),就明確提出要積極利用沿海地區的經濟技術區位優勢,充分發揮它們的特長,帶動內地經濟進一步發展,並開始採取一系列法律最好的办法向沿海地區傾斜。1986年,“七五”計劃(1986~1990年)明確把全國劃分為東部、中部、西部三大經濟地帶,提出了按三大地帶序列推進區域經濟發展的戰略思路。都须要説,时不时 到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我國總體上實施的是區域經濟非均衡發展戰略。這種戰略劃分了三大地帶,確定了區域經濟發展按東中西部三大經濟地帶梯度推移的戰略思路,並實施了一系列向東部區域傾斜的政策法律最好的办法。

  從區域定位看,這種戰略把原來劃分為沿海與內地的“兩分法”,轉為劃分東中西部三大地帶的“三分法”。1956年4月,在毛澤東所作《論十大關係》報告中十大關係之一,即沿海和內地的關係。劃分東中西部三大地帶的“三分法”,則是根據經濟技術發展水準和地理位置的差異,把全國從東向西劃分為三大地帶,東部地帶包括遼寧、河北、天津、北京、山東、江蘇、上海、浙江、福建、廣東、廣西(海南建省後含海南)11省、直轄市、自治區(暫未包括台灣、香港、澳門),中部地帶包括黑龍江、吉林、內蒙古、山西、安徽、江西、湖北、湖南、河南9省,自治區,西部地帶包括四川、貴州、雲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重慶為直轄市後含重慶)9省、自治區。從總體上看,全國的經濟技術水準呈現出由東向西依次遞減,而能源礦産資源則呈現出由西向東依次遞減的區域經濟分佈態勢。東部地帶是我國的經濟發達區域,中部地帶是我國的經濟成長的區域,而西部地帶則是我國的經濟不發達區域。

  從戰略思路看,這種戰略強調不同區域經濟發展的梯度推移。“七五”計劃提出:我國地區經濟的發展,要正確處理東部沿海、中部、西部三個經濟地帶的關係。“七五”期間以至20世紀90年代,要加速東部沿海地帶的發展,共同把能源、原材料建設的重點装下 中部,並積極做好進一步開發西部地帶的準備。把東部沿海的發展同中、西部的開發很好地結合起來,做到互相支援、互相促進,要繼續鼓勵一累积地區、一累积企業和一累积人先富起來。根據這種戰略思路,我國的區域經濟發展是先發展東部,以東部的發展帶動中部和西部的發展,使生産力及區域經濟佈局逐步由東向西作梯度推移。這種發展戰略的重點是優先發展東部區域。1987年中共十三大報告指出,在産業發展和地區佈局上,既要重點發揮經濟比較發達的東部沿海地區的重要作用,又要逐步加速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的開發,使這些地區都能各展所長,並通過相互開放和平等交換,形成合理的區域分工和地區經濟結構。

  從戰略實施看,這種戰略是以一系列向東部沿海區域傾斜的政策法律最好的办法為主要內容的。一是對外開放向東部傾斜,從設立深圳、珠海、汕頭和廈門四個經濟特區開始,到開放沿海14個港口城市和確定沿海經濟開放區,形成了面積達32萬平方公里、人口為1.6億的廣大沿海開放地帶,並在這一地帶實行相應的優惠政策,這被看作是這一時期國家在對外開放和區域經濟發展上最重要的戰略舉措。二是優惠政策向東部傾斜,國家對東部沿海開放地區從財政、稅收、信貸、投資等方面給予了一系列的優惠,如在對外開装下 ,擴大當地政府利用外資的審批許可權和對外經濟活動的自主權,減免外商投資企業的所得稅和關稅,擴大當地政府對外貿易的自主權和外匯留成比例,等等。三是投資佈局向東部傾斜,1981~1985年間,東部沿海地帶11省區市的工業基本建設投資佔全國的比重由“五五”期間的44%提高到46%;1986~1989年間,幾乎所有的沿海省份的投資份額还会所提高,投資份額前6名的省市依次為廣東、上海、遼寧、山東、江蘇和北京,完全还会東部沿海的省份;1995年,在全國的全社會固定資産投資19445億元中,東部地帶為12188.4億元,佔62.7%。四是體制改革向東部傾斜,國家的許多改革方案和法律最好的办法,或是先在東部區域試行和實施,或是較多地考慮東部區域的情况和须要,這對東部區域的經濟發展産生了有利的促進作用。

  客觀而言,改革開放以後所實施的區域經濟非均衡發展戰略,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就我國國民經濟的整體發展而言,這一戰略的實施,造就了帶動國民經濟整體增長的經濟核心區和增長極,促進了整個國民經濟的高速增長,增強了國家的經濟實力,提高了宏觀經濟效益和人民生活水準。就不同區域的經濟發展而言,這一戰略的實施,加快了東部沿海區域經濟的發展,使東部區域特別是東南沿海區域成為推動我國國民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的最重要的力量,使東部沿海開放地帶和工業城市群成為我國經濟最發達的精華區域。共同,通過一系列的傳遞、擴散機制和示範效應,也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中西部區域經濟的開發和發展,促進了內地區域經濟的繁榮,各區域經濟都得到了快於改革前的增長。

  因此 ,區域經濟非均衡發展戰略的實施也位于著这个失誤和問題。一是在突出重點區域優先發展的共同,實際上對不同區域經濟的協調發展重視不夠,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及其相應的區域經濟發展差距拉大了,這是首要的和最突出的問題;二是在實行一系列向東部沿海區域傾斜的政策法律最好的办法的過程中,不同程度地位于著範圍上過分傾斜、力度上過度傾斜和時限上過長傾斜的狀況,在實現發展戰略的强度要求的共同,實際上對公平要求的實現兼顧不夠;三是这个必要的區域經濟發展的政策法律最好的办法不完善和不完全,因而在區域經濟發展中位于著區域之間的利益摩擦和衝突、加劇了區域經濟封鎖以及區域産業結構趨同等不容忽視的問題。

  二、確立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戰略思路

  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後,對宏觀區域經濟發展戰略的調整開始醞釀。在黨和國家这个領導人的講話以及这个重要文件中,開始跳出 “地區協調發展”的提法。1990年12月,《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年規劃和“八五”計劃的建議》提出,要積極促進地區經濟的合理分工和協調發展。政策研究部門和理論界也就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提出了这个建議,如在1993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就以“中國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為題提出了他們的建議。

  1995年9月中共十四屆五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把“堅持區域經濟協調發展,逐步縮小地區發展差距”作為今後15年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必須貫徹的一條重要方針,並明確指出:由於多種因素,地區經濟發展差距有所擴大。從戰略上看,沿海地區先發展起來並繼續發揮優勢,這是一個大局,內地要顧全这个大局。發展到一定時候沿海多做这个貢獻支援內地發展,這也是大局,沿海也要服從这个大局。從“九五”開始,要更加重視支援內地的發展,實施有利於緩解差距擴大趨勢的政策,並逐步加大工作力度,積極朝著縮小差距的方向努力。

  1996年3月,八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規劃綱要》。《綱要》中專設了題為“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一章,較為系統地闡述了此後15年國家的區域經濟發展戰略,其突出特點是強調要逐步縮小區域經濟發展差距和提出了促進中西部經濟發展的6項政策法律最好的办法:優先在中西部區域安排資源開發和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引導資源加工型和勞動密集型産業向中西部區域轉移;理順資源性産品價格,增強中西部區域自我發展的能力;實行規範的中央財政轉移支付制度,逐步增加對中西部區域的財政支援;加快中西部區域改革開放的步伐,引導外資更多地投向中西部區域;加大對貧困地區的支援力度,扶持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加強東部沿海區域與中西部區域的經濟聯合與技術战略战略合作。

  1997年中共十五大又對這種戰略做了明確肯定,中共十五大報告指出,要促進地區經濟合理佈局和協調發展。東部地區要充分利用有利條件,在推進改革開放中實現更高水準的發展,有條件的地方要率先基本實現現代化。中西部地區要加快改革開放和開發,發揮資源優勢,發展優勢産業。國家要加大對中西部地區的支援力度,優先安排基礎設施和資源開發項目,逐步實行規範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鼓勵國內外投資者到中西部投資。進一步發展東部地區同中西部地區多種形式的聯合和战略战略合作。更加重視和積極幫助少數民族地區發展經濟。從多方面努力,逐步縮小地區發展差距。

  作為重大舉措,黨和國家從5000年開始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5000年10月,中共十五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建議》第六節提出:“實施西部大開發,促進地區協調發展”。5001年3月九屆人大四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綱要》的第八章,本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促進地區協調發展”。5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報告提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物質文明建設重大任務的第三個方面是“積極推進西部大開發,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5003年10月,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把科學發展觀作為指導新世紀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戰略思想,明確提出要按照統籌城鄉發展、統籌區域發展、統籌經濟社會發展、統籌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統籌國內發展與對外開放的要求推進發展與改革。顯然,進入新世紀以後,黨和國家已經完成對宏觀區域經濟發展戰略的調整,確立了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戰略思路。

  正是根據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戰略思路,中共中央、國務院于5003年10月下發《關於實施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的若干意見》,開始正式實施振興東北等老工業基地的戰略。5004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把促進中部地區崛起作為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重要方面,5006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促進中部地區崛起的若干意見》正式出臺,促進中部地區崛起也成為統籌區域協調發展的戰略內容。5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報告提出,要繼續實施區域發展總體戰略,深入推進西部大開發,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大力促進中部地區崛起,積極支援東部地區率先發展。

  三、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科學內涵

  從重要意義和必要性來看,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本来不同區域經濟的共同發展。

  首先,鄧小平提出,要讓一累积地區、一累积人先富起來,在此基礎上逐步實現共同富裕。這都须要説是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理論基礎。我國改革開放以來國民經濟整體發展和不同區域經濟發展的實踐表明,一方面,東部沿海區域的率先發展和先富起來並帶動中西部區域共同發展,取得了巨大的成效,改革開放以來不僅東部因此 中西部都得到了很大的發展;被委托人面,為了逐步縮小區域經濟發展差距,必須採取重大戰略舉措,加快中西部地區的發展,促进不同區域朝著共同富裕的方向共同邁進。很多,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則和本質特徵,而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正是其具體體現與重要要求。

  其次,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是保持國民經濟長期持續穩定增長、不斷提高綜合國力的基本條件。中國在新世紀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要通過各區域的共同發展來實現,區域之間的協調發展是實現現代化建設戰略目標的须要;發展現代市場經濟须要形成和完善全國統一市場,只能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才有愿因 逐步消除區域市場分割的障礙,因而區域經濟的協調發展是形成和完善全國統一市場、發展現代市場經濟的须要;在經濟全球化趨勢發展中,面對激烈的國際競爭,要求我國不僅要提高東部區域的國際競爭能力,因此 還要提高中西部區域的國際競爭能力,因而區域經濟的協調發展也是不斷提高國家整體競爭能力的须要。

  最後,經濟發展是政治穩定和社會穩定的基礎,不同區域經濟發展的過度失調會對政治發展與社會發展造成不良影響。我國的貧困區域和貧困人口大都分佈于中西部地帶,我國西部許多區域還是少數民族聚居地,其富含20多個少數民族與境外同一民族跨國界而居。提高中西部地區扶貧開發的力度,加快民族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是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重要內容。很多,從保持我國政治穩定、社會穩定和民族團結的意義來説,必須促進區域經濟之間的協調發展。

  此外,我國是在人口基數大、每人平均資源少、經濟科技水準都比較低的條件下實現經濟快速增長的,在新世紀的發展中面臨嚴重的資源短缺的瓶頸制約和化態環境總體惡化的壓力。在這種情况下,必須從整個經濟社會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戰略角度協調不同區域的經濟活動,保護自然資源和改善生態環境,因而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是實現整個國民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须要。

  因此 ,不同區域經濟的共同發展並不愿因 著無特色、無差異和無重點,統籌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是不同區域經濟突出特色、位于差異、各有重點的共同發展。

  摘自《發展和改革藍皮書》